您的位置:正版好彩客app > 政治头条 > 曝光台丨摆摊、小广告……这些问题在天桥、地

曝光台丨摆摊、小广告……这些问题在天桥、地

发布时间:2019-09-16 09:59编辑:政治头条浏览(51)

    图片 1

    图片 2

    晚高峰时段,地铁金安桥外的交通状况

    记者走访中发现,在一些设置中央护栏的马路上,行人选择地下通道的概率比较高一些,而在一些没有设置护栏的十字路口,市民更多的选择从街面上直接穿行。

    该十字路口南北向是没有人行横道的,很多行人选择参照机动车道红绿灯,“硬闯”路口,其中既包括刚放学的孩子,也包括购物归来的大爷大妈,时间紧迫,老人们加快脚步,状态上是跑着的,实际速度跟走差不多。一些老人甚至斜穿路口,但往往便被困在了马路中央的桥墩旁,一脸无助。前天晚高峰时,记者掐时计算,10分钟内选择走过街天桥的行人为31人,硬闯路口的则超过50人。

    金安桥站 所有出口在一角 过路要钻车流

    记者注意到,相比过街天桥所处的位置,马路中央上的通行口距离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门口更近,距离马路两边的公交汽车站也更便捷。由于选择从马路中央通行口穿过马路的市民更多,来来往往穿行的人群,严重影响了车辆的通过,使得该路段极为拥堵。

    图片 3

    李克平:对于红绿灯配时主要依据车流量、几乎不考虑人流量的现象,我们可以理解交警为了维持交通畅通而采取的策略,但这是一种比较典型、比较短视的“以车为本”的思路,以机动车不拥堵为目标,行人通行是附带的、次要的。但你不考虑行人,行人失去耐心随便乱穿,机动车的通行效率也会降低,这就是恶性循环。信号的控制要通盘考虑,机动车和行人的利益要合理分配,否则就会形成对开车出行的激励,最终又造成了一个怪圈。

    正如这位店老板所说,记者现场注意到,虽然过街天桥时不时会有行人走过,但比起一百米开外马路中央护栏处开设的通行口,过街天桥上的人流量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关乎细节,现场采访时也仍有人表示不太满意,这座桥的位置特殊,接驳医院和老旧小区。桥上没有电梯,对老人和病人来说,真是望而兴叹。

    地铁金安桥站外,晚高峰时刻即使绿灯亮了,行人过马路也得在车流中穿行

    银川市过街天桥存在的问题不少,那么,地下通道又表现如何?记者在西门桥和北京路交叉口注意到,虽然南北通行的马路上没有行人通行的标志,可即便如此,很多市民不但没有选择通过地下通道过马路,有些市民还闯红灯,无视车辆。

    有电梯的过街天桥到底多不多?现场养护集团工作人员听到这个问题后,第一个反应是,所指的是哪种电梯。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很多过街天桥都配有扶梯,但和轿厢式电梯不是一个概念,只有轿厢式电梯才能算做无障碍设施。记者获悉,以养护集团市政工程四处为例,负责养护的桥梁超过300座,其中配备轿厢式电梯的仅有两座,除了东直门桥南,另一座位于长虹桥西。

    石景山杂谈 石景山那些事儿联合编辑

    过街天桥的设置就是为了实现人车分流,可马路中央开始的通行口恰巧违背了建设天桥的初衷。此外,通行口没有设置交通信号灯,过往市民随意穿行,这既存在安全隐患,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交通的通畅。

    养护集团市政工程四处养护科长冯珀介绍说,养护集团是从2012年开始负责这座过街天桥的养护工作,在2018年时对桥梁外观环境进行过整治,早期轿厢式电梯外部用的是铝塑板材质,当时也换成了铝扣板,加强了防火性能,电梯门前也特意做了坡化,方便轮椅、婴儿车等不同情况使用。目前这座过街天桥的轿厢式电梯每天平均运营16.5小时,日常除了配备运营管理人员,还要配备巡护人员、维修人员。

    图片 4

    除了胜利南街过街天桥外,记者还走访了金凤万达、大阅城附近的过街天桥,除了金凤万达过街天桥存在环境卫生较差的情况外,银川商城附近的过街天桥则聚集了不少无证经营的小摊位。

    “超前”考量很重要

    阜石路目前是高架桥,介于高度~修建过街天桥需要高过阜石路,那么小编估计,如果能修一座地下通道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我们就是叼空摆,城管不在的时候摆一会,城管在的时候,我们就不敢了。”一位摆摊的年轻人说道。记者现场注意到,并不宽阔的过街天桥,两边摆满了摊位,占据了不少通行路面。加上摊贩的叫卖声,整个天桥显得无序、嘈杂无比。

    上篇报道提到,近期市规划自然委正在开展“密路网,窄街区”的规划研究工作,其中有新建天桥增设垂直电梯等无障碍设施的要求。实地走访,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便符合这一要求,可见桥与无障碍设施的组合,已经不属超前了。也有百姓问,新桥要有电梯,老桥是否能加装电梯呢?

    图片 5

    图片 6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景一鸣 文并摄

    志愿者随身携带的音响一直在播放着不要闯红灯的劝诫语,但在超过3分钟的红灯前,依然不断有行人失去耐心、穿越车流:“你看这车,不管左转右转,都往前顶,真的很危险。”

    在一个城市中,尤其是在交通比较拥堵的复杂交通体系中,往往会设置天桥、地下通道等,实现行人和车辆的安全分离,保证交通的通畅和行人的安全。那么,今天我们就关注一下银川市天桥和地下通道的相关情况。

    朝阳门过街天桥下硬闯路口的行人。

    点评:

    此外,记者走访了银川市七八处地下通道,总体环境卫生条件还行。不过,在距离城市较远的大连路与唐徕渠交叉路口的地下通道则环境堪忧,这里不仅有便溺的痕迹,甚至还贴有小广告。

    大爷大妈无奈硬闯路口

    图片 7

    “还是堵车,从开始建到现在快一年了,我感觉使用价值不大,这天桥可以说就是个摆设。”该店老板说。

    到底在哪儿能找到带轿厢式电梯的过街天桥?记者发现,从东直门桥向南大约400米,跨东二环就有这么一座,实地走访时记者看到,电梯使用率很高,周边百姓对其评价很高。

    志愿者告诉记者,南北向的人行横道红灯经常长达3分钟以上,导致难以维持过街秩序。为此,他曾询问附近的交警红绿灯是怎么控制的,“他们回答说,红绿灯主要是放车的,哪边车多点,哪边就多放一会儿,汽车不堵,说明道路就不堵。”如此看来,红绿灯的控制忽视了行人的通行需求。

    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门前,由于该区域人流量大,行人穿行马路会造成交通拥堵,有一定的安全隐患,正因如此,2018年11月30日,胜利南街过街天桥建成启用。那么,建成后的胜利南街过街天桥对周边的交通状况有没有起到改善的作用?4月15日早上,记者采访了过街天桥附近的一名商户老板。

    从在建过街天桥向北约320米,便是中日友好医院门前的过街天桥,这座桥过去也因为使用率不高的问题被大家诟病。走访时记者发现,情况有了极大的改变,过街天桥上的行人目前非常多,与旧时相比,桥下的交通秩序有了很大变化,部分路段中间加装了隔离带,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情况也完全杜绝了,尤其在早晚高峰,过街天桥有效地提高了行人过街的安全性。

    下午5点20分开始,地铁金安桥站迎来了一天内出站人数最多的时段:无数上班族将从这里走出,去广宁路或金顶西街换乘公交,一路向西北,回到位于门头沟的家。而由于金安桥站的三个出入口都位于十字路口的东南角,在这个时段,就形成了从南向北过街的巨大人流。

    图片 8

    图片 9

    “这条人行道,可以说是全北京最危险的了。”一位在路口维持秩序的志愿者无奈地说,“这地铁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所有出口都在一角,也不说建个过街天桥或者地下通道,你看北边是个小公园,挖个地下通道过去正合适,行人就安全多了,为啥不这么设计?”

    带电梯的天桥更受欢迎

    图:金安桥东南角的地铁口 摄影:杂谈海哥

    流程编辑:TF013

    图:阜石路桥下的人行道 摄影:杂谈海哥

    医院门前的天桥能否再改改

    图片 10石景山金安桥,未来将承载S1、M6、 M11、三线换乘的交通枢纽,现在早晚高峰机因与石门路接驳,机动车等灯和待转的压力都比较大。再加上,金安桥西北角的一座大型小区今年即将入住,从现在隐患已开始显现,将来S1线连接苹果园枢纽、五里坨地产项目入住后,地面行人早晚高峰的通行压力会越来越突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我们这里的过街天桥真的很需要电梯!”上篇报道后,很多市民有这样的来电诉求,说来也巧,记者统计发现,被提及较多次的几座过街天桥,均在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的南北沿线上,由近及远,以在建过街天桥为起点,记者一一梳理。

    图:北京日报客户端

    朝阳门过街天桥下硬闯路口的行人。

    综合自:北京日报客户端 北京晚报

    从在建过街天桥向南5.2公里,是朝阳门南小街与朝阳门内大街的交叉口,一座X形的过街天桥架在十字路口,满足了行人纵向、横向、斜向过街需求,十分方便,但实地走访记者看到,更多行人选择了“更方便”的过街办法——

    {"type":1,"value":"金安桥西北角 两限房小区

    昨天中午,现场采访期间,便有大量市民使用过街天桥的电梯,其中包括坐轮椅的老人、推婴儿车的家长、推自行车的市民等。“要是没有这个电梯,我就不能走天桥,得绕行东直门桥的转盘路口,台阶我也上不去,那里的交通状况我是够呛。”一位坐轮椅的老人如是说。

    图片 11

    “每天使用电梯的人非常多,这座桥的地理位置也挺关键的。”冯珀说,这座桥周边环境包括商、学、医、住,一座过街天桥连接着老小区、东直门医院、周边几座大商场、超市,过街天桥也因此很需要无障碍设施。

    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黄伟:基于投资或者工程实施方面的问题,很多情况下无法实现四通八达的地下连接,这时就会需要天桥或地道解决过街问题。但天桥或地下通道,都不是最为方便的过街方式,对老年人或残障人士更是如此,因此近年来,除非在快速路或主干路上,交通规划师都一直在倡导更多的使用地面过街。

    为何近期百姓对过街天桥去留问题,尤其是桥上无障碍设施问题开始关注,这类问题是否只与“老龄化”有关呢?

    在北京,有不少这样的地铁站:因为规划疏忽或建设难度大,出入口只能集中在路的一侧甚至路口的一角;与此同时,附近并没有配套建设过街天桥或地下通道供市民安全通行;而当市民不得不穿越道路走进地铁站时,却又发现等待他们的是超过2分钟、3分钟甚至长达8分钟的人行横道红灯。

    记者与行业内专家聊到东直门这座过街天桥时,专家也说起这座过街天桥早在建造之初便有轿厢式电梯,不是后加的,在2008、2009年时,这种设计还是比较超前的。如此看,10年以后的今天,过街天桥配备轿厢式电梯的理念是否仍然“超前”呢?

    图片 12

    本报报道的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引发市民关注。报道后,很多老人来电反映,希望自家附近的过街天桥也能有电梯,甚至有老人很惊讶,才知道过街天桥上是可以有轿厢式电梯的。带轿厢式电梯的过街天桥多不多?哪里需要安装?是否都能装?关于过街天桥的话题,问号又多起来。

    关于这一问题,记者向设计、规划、建设等多个相关部门、单位进行咨询,目前还没有得到准确答案,多部门提到,这一问题并非是由单一部门能直接决策的。行业内专家也指出,已建成多年的过街天桥,在建造时不一定考量过无障碍设施的问题,随着日后这些过街天桥周边环境的改变,加装电梯可能首先要遇到周边设施较多,没有加装空间的问题,其次轿厢式电梯基坑深度从1.7米至2.5米不等,加装电梯还可能涉及地下管线改道等问题,具体情况很多很复杂。

    清华同衡规划院副总规划师黄伟告诉记者,人们对过街天桥的认识是有阶段性的,最初出现天桥的时候,是为行人提供更安全、不用等待红绿灯的过街方式,同时也避免了与桥下机动车的冲突,是一种相对比较“先进”的城市交通设施,很多城市一时间都将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作为完善慢行交通必不可少的交通设施。但近些年,人们已经逐步认识到,城市街道不仅仅只是机动车通行的空间,同时也是行人和自行车的通行空间,更重要的还是城市的公共空间和交往空间,这是视角从“车”向“人”的转变,这种理念的转变立即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即我们的街道最优先服务的应该是车还是人?如果是“以人为本”,那么很显然我们在道路空间的安排上的优先次序,应该首先是步行和自行车骑行者,接着是公交车,最后才是普通机动车。

    人和车的关系在改变

    东直门桥南过街天桥配备了轿厢式电梯。

    黄伟表示,近些年从规划上看,天桥或地下通道的设置更趋谨慎,原则上立体过街的设置需要满足一定的前提条件,比如设置于快速路、交通性主干路或者事故多发区,而在除快速路外的其他各类城市道路一般优先采用平面过街方式,尤其在学校、医院、养老院等区域原则上应以平面过街为主,如果布设了立体过街设施,也尽可能设置电梯,满足无障碍设施的要求。

    本文由正版好彩客app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曝光台丨摆摊、小广告……这些问题在天桥、地

    关键词: 正版好彩客app 北京 天桥 小广告 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