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正版好彩客app > 政治头条 > 不愿被提示的“三怪”副秘书长 为官30年边腐边

不愿被提示的“三怪”副秘书长 为官30年边腐边

发布时间:2019-11-28 09:05编辑:政治头条浏览(127)

    除了柳琳琳,从1988年起,曹鉴燎长期与至少11名女性保持着情人关系。她们中既有领导干部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有公司高管、餐馆经理。对这些所谓的情人,曹鉴燎从送房送车到安排提拔职位,都是极其卖力。不仅如此,这些攀附于曹鉴燎的女人还衍生出二次腐败,在曹鉴燎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期间,在情人的推荐下,曹鉴燎违规对6名干部予以提拔任用,而他们都是情人的朋友和亲戚。

      连曹鉴燎自己在接受审讯时都承认,其在天河区任职时就听说有人告他的状,但后来也毫发无损。“因为第一我比较谨慎,第二有些东西也没有暴露。1992年我就收了人家一笔钱,组织上也没有深查。”

    “跟老板混在一起,慢慢就会职务不分、身份不分、立场不分、吃喝不分、钱财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们等同起来了。”曹鉴燎向有关部门交代说。

    广东省湛江市身居要职的女领导鲁姗也是曹鉴燎的情人。鲁姗大学毕业后到广州天河区工作,就被时任天河区区长的曹鉴燎看中。1999年,当时29岁的鲁姗成为曹鉴燎的情人,两人相差15岁。2003年到2004年期间,两人经常到曹鉴燎受贿的豪华别墅约会。这段关系维持到2006年。鲁姗也在曹鉴燎的一手提拔下,用7年时间,从一个普通公务员升至副厅级。鲁姗后受到党纪处分。

      从沙河镇党委书记到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为官近30年,为何能“边腐边升”官至广州副市长?特别是多次“拒绝提拔”也未引起有关部门怀疑?

    “边腐边升”:反腐高压线为何难“通电”?

    天河区一家企业的董事长邵建中也曾通过曹鉴燎打招呼,找到何继雄,想租赁镇里一家服装批发市场的物业。邵建中向何继雄送上240万元。同时,曹鉴燎在自己的职务升上去后,迅速将让何继雄上位,当上了沙河镇镇长,并让何继雄的姐姐何月霞出任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总经理。在何继雄看来,得到官位和钱财,都离不开他的老上级曹鉴燎。他曾经这样对一些哥们儿说,自古以来,只有下级给上级送钱,而他却收到了老上级送来的钱,这钱拿着心里比较爽。

      以权力为筹码、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曹鉴燎精心营造起一条贪腐产业链:许多地产老板、村官、实权派官员前呼后拥,有人为他买别墅,有人为他建会所,有人充当他的“投资代理人”。据新华社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镇长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曹鉴燎竟表示“不愿意”。舍不得走,不是为了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而是因为镇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

    这之前,位于广州商业繁华地段的冼村在曹鉴燎的庇护下,腐败情况十分严重。冼村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卢亮也是曹鉴燎手下“马仔”,许多涉案村干部都收过曹鉴燎和卢亮派发的“糖衣炮弹”。一些村民说,在曹鉴燎授意下,大量集体土地、物业被卢亮等低价出租,村民利益严重受损。曹鉴燎案发后,冼村村民废除、调整了曹鉴燎干预下签订的租约,仅村集体每年增收的租金就达1亿多元。

      村民多次举报 “组织没有深查”

    与此同时,有关部门对干部的考察缺乏全面性,相关防腐机制未能严格执行。如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在党内法规中早已明确,但曹鉴燎在国内、海外都购置不少房产,十多年前就把妻子、儿子移居香港,还为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如果相关制度得到落实,曹鉴燎不会如此猖獗,甚至在案发前险些逃脱。

    曹鉴燎为官近30年,为何能“边腐边升”,一直没有被暴露?其实,早在曹鉴燎当天河区领导时,就有人告他的状,但后来他还是毫发无损。曹鉴燎对此总结为:“因为第一我比较谨慎,第二有些东西也没有暴露。”曹鉴燎还“坦言”:“跟老板混在一起,慢慢就会职务不分、身份不分、立场不分、吃喝不分、钱财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们等同起来了。”

      广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长谭丽群也是曹鉴燎的“腐败合伙人”。上世纪90年代,在曹鉴燎支持下,谭丽群仅出资30万元就长期控制珠江新城某地块。土地升值后,曹鉴燎又介绍房地产公司老板接盘,帮助谭丽群等获利2600万元,他则从中分得900万元。

    此后,在广州市规划开发珠江新城的过程中,由于镇一级干部有很大自主权,可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灵活出让村集体土地,曹鉴燎更不愿因提拔调动失去敛财机会。

    何继雄就是一个被曹鉴燎认准需要送钱的下属。何继雄1995年任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负责城建工作的副镇长时,曹鉴燎是该镇一把手。何继雄对曹鉴燎唯命是从,两人关系密切。曹鉴燎在任期间,对何继雄“既给官也给钱”。1997年,曹鉴燎开口,要求范志骅送一辆价值39万元的丰田佳美轿车给何继雄。而此时,曹鉴燎已任天河区副区长。

      “小的不贪贪大的。”在接受审讯时,曹鉴燎直言不讳地说。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

    有冼村村民回忆说:“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事实上,后来,直到发现在天河区任职“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才接受了提拔。

    小官巨贪,难怪他赖着镇书记的位置不肯走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镇长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曹鉴燎竟表示“不愿意”,这是因为镇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

    腐败合伙人:村官、老板、实权派

    △曹鉴燎

      商人为其情人支付千万“分手费”

    “小的不贪贪大的。”在接受审讯时,曹鉴燎直言不讳地说。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

    好彩客官方网站 1

      为留任敛财让下属联名写信挽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曹鉴燎身边最多的“朋友”是商人老板。为了在项目开发、公司经营上得到曹鉴燎的各种关照,老板们不惜斥巨资买别墅、建会所,甚至为曹鉴燎的情人支付高达上千万元的“分手费”,让曹鉴燎纵情享乐。

    别墅的门开了,范志骅的“路”也通了。从此后,范志骅的公司就挂靠在沙河镇属沙河建筑公司名下,与沙河经济发展总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195亩土地商业住宅楼协议。

      近日,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

    连曹鉴燎自己在接受审讯时都承认,其在天河区任职时就听说有人告他的状,但后来也毫发无损。“因为第一我比较谨慎,第二有些东西也没有暴露。1992年我就收了人家一笔钱,组织上也没有深查。”

    2004年,柳琳琳年纪渐大,在看不到自己有什么未来的时候,她向曹鉴燎提出分手。曹鉴燎“怜香惜玉”,不仅为柳琳琳办理了出国移民手续,还指使长期与他往来的老板兄弟苏国发等人,分别给柳琳琳港币800万元和900万元(共170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1346万元)。

      有冼村村民回忆说:“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事实上,后来,直到发现在天河区任职“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才接受了提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广东省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人称“三怪”副市长:落马前他曾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贵为副市长的他却要给下属送巨款;贪了20多年仍能边腐边升……

      “跟老板混在一起,慢慢就会职务不分、身份不分、立场不分、吃喝不分、钱财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们等同起来了。”曹鉴燎向有关部门交代说。

    早在1992年,香港老板范某找到时任沙河镇党委书记的曹鉴燎,希望获得原沙河镇政府所在地块的开发权。曹鉴燎欣然允诺,事后范某给曹鉴燎送了200万元人民币。

    2011年至2012年期间,何月霞与何继雄姐弟俩相互勾结,由何继雄收受邵建中赠送的位于沙河金马服装城的一手商铺共6间。这6间商铺,何继雄和曹鉴燎拿到了两间,何月霞拿到一间。

      2011年12月任增城市委书记后,曹鉴燎继续如法炮制,在旧城改造中“参股”开发商的项目,并为其改规划、提高容积率。知情干部透露,就在案发前两周,曹鉴燎还主持会议研究决定,一次性出让“三旧改造”土地20多块。相关部门初步查明,曹鉴燎涉嫌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元,另有2亿多元的涉案金额,检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

    广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长谭丽群也是曹鉴燎的“腐败合伙人”。上世纪90年代,在曹鉴燎支持下,谭丽群仅出资30万元就长期控制珠江新城某地块。土地升值后,曹鉴燎又介绍房地产公司老板接盘,帮助谭丽群等获利2600万元,他则从中分得900万元。

    除官商勾结之外,为拉拢关系、扩大腐败产业链,曹鉴燎不惜给其他部门的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拉更多人“下水”。

      曹鉴燎身边最多的“朋友”是商人老板。为了在项目开发、公司经营上得到曹鉴燎的各种关照,老板们不惜斥巨资买别墅、建会所,甚至为曹鉴燎的情人支付高达上千万元的“分手费”,让曹鉴燎纵情享乐。

    在官商交往中,权力投资、利益交换无处不在。“要不是曹鉴燎关照,高德置地集团董事长苏萌至今可能只是个搞批发的小老板。”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珠江新城开发初期,曹鉴燎帮苏萌低价囤地、出谋划策,使苏萌十多年就变成身家超百亿的开发商。为感谢曹鉴燎的关照,苏萌则“借款”数千万元港币给曹鉴燎的亲属用于投资、炒股。

    如果说给下属送钱是为了拖他们一起“下水”,以便共同贪腐,谁也不嫌弃谁,那么,利用老板送钱给自己的同时,壮大“腐败队伍”,更是曹鉴燎的另一个受贿的“战略战术”。广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长谭丽群可谓是曹鉴燎的“腐败合伙人”,上世纪90年代,在曹鉴燎支持下,谭丽群仅出资30万元,就长期控制珠江新城某地块。土地升值后,曹鉴燎又介绍房地产公司老板接盘,帮助谭丽群等获利2600万元,而曹鉴燎则从中分得900万元。2016年12月,谭丽群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事实上,对曹鉴燎的质疑和举报早已有之。2010年冼村启动旧城改造后,怀疑背后有“猫腻”的村民多次集体举报、反映问题,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员被纪检部门“一窝端”,曹鉴燎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表面看是积极干事,背后其实却是大把捞钱。相关部门初步查明,曹鉴燎涉嫌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元,另有2亿多元的涉案金额,检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

    2010年,沙河镇冼村(现名为冼村街道)启动旧城改造后,怀疑背后有“猫儿腻”的村民多次集体举报、反映问题,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员被纪检部门“一窝端”,曹鉴燎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据广州市纪委通报,何继雄、谭丽群均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纪检部门立案调查。

    在腐败村官被纪检部门“一窝端”、位于广州商业繁华地段珠江新城的冼村,畏罪潜逃的冼村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卢穗耕也是曹鉴燎手下“马仔”,许多涉案村干部都收过曹鉴燎和地产商派发的“糖衣炮弹”。一些村民告诉记者,在曹鉴燎庇护下,大量集体土地、物业被卢穗耕等低价出租,村民利益严重受损。曹鉴燎案发后,冼村村民废除、调整了曹鉴燎干预下签订的租约,仅村集体每年增收的租金就达1亿多元。

    范志骅购下别墅后,又花100多万元对别墅进行装修,装修过程中,他特地多次把曹鉴燎请来,听取他的意见。曹鉴燎在现场,假装半推半就,问范志骅:“问我那么多装修意见,难道你是要把别墅送给我?我到时候可是要付钱的噢。”范志骅笑而不答。最后一次陪曹鉴燎去看别墅,装修已经全部完工,范志骅趴在曹鉴燎的耳边说:“房子不错吧,你的,我的,就不用说了,你任何时候都可以使用,永远使用。”曹鉴燎没作声,范志骅感觉这是他默认了。

      在不兼任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后,曹鉴燎把老部下何继雄提拔为沙河镇镇长,并由何继雄的姐姐任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总经理。后来成为广州市协作办党委副书记的何继雄交代说,1999年曹鉴燎亲自给他送上巨款,这让他心甘情愿跟曹鉴燎一起捞钱。

    张浩认为,在选拔任用干部中,组织部门除了通过程序上的民主和公开进行防范,还要在事后进行追责,“建议尽快提升反腐制度的针对性和操作性,深化推进地方党政一把手经济责任同步审计,加强对重大领域、重大项目、重要资金的审计监督。”(原标题:《一个“亿元市长”的“腐败经济学”--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腐败案调查》)

    后来,何继雄将这6间商铺统一交给一名姓李的老板经营,让李老板将商铺10年经营权转让牟利。何继雄和曹鉴燎等人亦从中获利。

      早在1992年,香港老板范某找到时任沙河镇党委书记的曹鉴燎,希望获得原沙河镇政府所在地块的开发权。曹鉴燎欣然允诺,事后范某给曹鉴燎送了200万元人民币(6.1112, -0.0040, -0.07%)。此后,在广州市规划开发珠江新城的过程中,由于镇一级干部有很大自主权,可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灵活出让村集体土地,曹鉴燎更不愿因提拔调动失去敛财机会。

    除官商勾结之外,为拉拢关系、扩大腐败产业链,曹鉴燎不惜给其他部门的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拉更多人“下水”。

    来源:民主与法制周刊

      除官商勾结之外,为拉拢关系、扩大腐败产业链,曹鉴燎不惜给其他部门的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拉更多人“下水”。

    据广州市纪委通报,何继雄、谭丽群均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纪检部门立案调查。

    范志骅当年是个起步不久的建筑工程老板,他看上了广州天河区沙河镇的一块195亩的地,想搞开发。曹鉴燎时任沙河镇镇委书记,范志骅想尽一切办法,结识了曹鉴燎。范志骅给曹鉴燎的见面礼,是一套超大型的别墅,时价900多万元。

    新华网广州11月4日电(“新华视点”记者毛一竹、詹奕嘉)近日,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

    在2013年12月初,案发前两周,曹鉴燎的疯狂敛财行动,依然没有停止,他一次性出让三旧改造土地26幅,大肆非法赚钱。当地干部这样评价他:“曹鉴燎在任的时候,哪个镇街土地多,他就去哪里‘视察’,目的就是冲着钱而去的。”

    在不少干部群众眼中,曹鉴燎是天河区的“影子地主”。经办案部门调查,在珠江新城大开发的十多年间,曹鉴燎通过控制镇村集体留用地的协议转让,指定自己的“关系户”和村集体合作,为多个房地产公司在拿地和经营上提供帮助,收受了相关地产商数千万元的巨额贿赂和房产、商铺。

    曹鉴燎当年任镇委书记的下属村民,说起这个书记,印象最深的有这样一段插曲:“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沙河镇一把手的位置,方便他继续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事实上,后来,直到曹鉴燎自己发现从镇里到区里,在区里任职“赚钱”机会更多,这才同意了上级提拔。在之前,上级部门曾多次要提拔曹鉴燎,他深怕升官后,有碍敛财,不敢轻易挪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教授任建明认为,这表明过去反腐力度不够,有多种因素导致反腐机构不能有效运作,甚至对一些被举报的官员也没有及时展开调查。加上曹鉴燎“演技高超”,因此“边腐边升”问题比较严重。

    在一次酒足饭饱后,范志骅拉着曹鉴燎去看别墅。宽敞高大的房屋建构,优越便利的地段,曹鉴燎对别墅赞不绝口。1998年春天,范志骅以983.806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套位于广州市番禺区钟村镇祈福新邨豪庭西路20号的别墅。这套别墅首付为200万元,尾款5年内还清,每个月还贷就要十多万元。范志骅曾对特别要好的朋友说起,按揭买这套别墅,是因为他当时真的没有那么多钱,而之所以他要将刚刚赚到手的工程钱全部拿出来送礼,是为了拿下沙河镇195亩土地商业住宅楼项目,这个项目如果拿下,那就大发了,他觉得送一套别墅给曹鉴燎,值得。

    以权力为筹码、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曹鉴燎精心营造起一条贪腐产业链:许多地产老板、村官、实权派官员前呼后拥,有人为他买别墅,有人为他建会所,有人充当他的“投资代理人”。

    苏国发之所以替曹鉴燎付情人“分手费”,源于珠江新城开发初期的1995年,曹鉴燎帮苏国发低价囤地、出谋划策,使苏国发在十多年里,从一个经营专业批发市场的小老板,变成身家超百亿的开发商。为感谢曹鉴燎的关照,苏国发替他付情人“分手费”,眼睛也不眨一下。此外,苏国发还“借款”数千万元港币,给曹鉴燎的亲属用于投资、炒股。

    曹鉴燎案在党内通报后,引发许多党员干部的愤慨。广东省纪委一位负责人说:“有的党员干部身在组织内,却向往体制外的商人家财万贯、纸醉金迷。他们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甚至把当官作为发财的渠道。这样满脑子整天想着赚钱发财的人,怎么能做好工作?!”

    让老板给自己的情人付“分手费”,一掷1700万港币

    从沙河镇党委书记到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为官近30年,为何能“边腐边升”官至广州副市长?特别是多次“拒绝提拔”也未引起有关部门怀疑?

    1992年夏天,时年37岁的曹鉴燎还在天河区沙河镇任镇委书记。一次老板的宴请中,他看到一个面容姣好、口齿伶俐的漂亮女孩儿,在饭店里当服务员。“小妹妹,你长得好好看呀,陪我们喝两杯。”曹鉴燎上前,直接搭上了女孩儿的肩膀。女孩儿名叫柳琳琳,当时20岁的她是辽宁人,在广州一家高校读书,暑假时正好在饭店打工。柳琳琳比较机灵,对于曹鉴燎的搭讪,应对自如。曹鉴燎得知柳琳琳还是在校大学生,更加来了兴趣。很快,在老板的撮合下,柳琳琳和曹鉴燎发展成情人关系。为取得柳琳琳欢心,曹鉴燎不仅为其买房买车,还带着几个要好的小兄弟,远赴千里之外的辽宁,拜会了所谓的“老丈人”。

    专家认为,曹鉴燎的贪腐历程折射出过去有关部门选人用人标准的局限。“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背景下,部分地区在选人用人上更倾向于‘经济能人’,把经济增速的多少当作主要政绩,却忽视了干部的党性修养、法治素养和道德品行。”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张浩说。

    2016年1月,何继雄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增城市一名处级干部说,改造项目原本只需上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但曹鉴燎上任后提出市委书记也要参会。“他借口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加班加点搞改造,领导既然拍板,我也只能履行程序,没有办法。”

    2017年4月14日上午,广州市原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正厅级)受贿案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宣判。法院审理查明,曹鉴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益,个人或伙同他人共同索取或收受财物共计超过8000万元。法院对犯受贿罪的曹鉴燎判处无期徒刑,罚金250万元,并对其以及其子名下多套房产予以没收。

    曹鉴燎到任增城后,曾在一个研讨会上提出,增城要成为广州东部新城副中心,规划要力争做到1000年不落后。如此贻笑大方的观点,却曾成为当地宣传的重点。一些曾与曹鉴燎共事的干部说,曹鉴燎雷厉风行、很有魄力,有些拆迁改造复杂艰难,但在他的强势指挥下很快就完成了任务。

    给下属送钱,要腐大家一起腐

    广州落马原副市长涉案金额达近3亿元

    而就在鲁姗得到连续提拔的几年里,曹鉴燎也没“闲着”,他从一个区长,升官至广州市委副秘书长。与此同时,曹鉴燎在国内、海外都购置了不少房产。上世纪90年代,他安排妻子和儿子移居香港,还为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

    在不兼任沙河镇委书记、镇长后,曹鉴燎把老部下何继雄提拔为沙河镇镇长,并由何继雄的姐姐任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总经理。后来成为广州市协作办党委副书记的何继雄交代说,1999年曹鉴燎亲自给他送上巨款,这让他心甘情愿跟曹鉴燎一起捞钱。

    这套别墅总面积近千平方米,范志骅在物业管理处找了两名清洁工,每周进行清洁。他是一个很懂得“规矩”的人,别墅装修好之后,他再也没有去过。2003年,曹鉴燎以亲戚要住为由,从范志骅处拿走了别墅的钥匙。就这样,他“名正言顺”成为别墅的主人。这套别墅在2005年9月,被正式过户到曹鉴燎岳母徐秀娟名下。2009年12月,别墅被抛售,售得房款1770万元,悉数落入曹的囊中。

    “按经济规律办事”拒绝提拔只为坐地敛财

    原标题:不愿被提拔的“三怪”副市长

    事实上,对曹鉴燎的质疑和举报早已有之。2010年冼村启动旧城改造后,怀疑背后有“猫腻”的村民多次集体举报、反映问题,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员被纪检部门“一窝端”,曹鉴燎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62岁的曹鉴燎,上个世纪90年代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镇委书记。但一个小小的镇委书记,权力却非常大,因为这个镇地处广州城市的重要地段,当时又是广州大开发时期,由此很多工程老板盯上了曹鉴燎。

    2011年12月任增城市委书记后,曹鉴燎继续如法炮制,在旧城改造中“参股”开发商的项目,并为其改规划、提高容积率。知情干部透露,就在案发前两周,曹鉴燎还主持会议研究决定,一次性出让“三旧改造”土地20多块。

    而这仅仅是曹鉴燎受贿数额中的九牛一毛。他在任职沙河镇、天河区、增城市的时候,这些区域正经历重大的城市化进程。曹鉴燎主要利用其在珠江新城、增城挂绿湖等项目开发过程的绝对主导权力,在土地上给予“关系户”开发商拿地和经营的倾斜。在开发商赚取土地升值所带来回报的同时,曹鉴燎亦得到开发商的巨额利益“谢礼”。

    本文由正版好彩客app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愿被提示的“三怪”副秘书长 为官30年边腐边

    关键词: 正版好彩客app 亿元 广州 市长 为其